"

西北军抗战

"

  西北军作为冯玉祥将军一手创立的部队,在军阀混战中被把兄弟蒋介石分化瓦解后,冯将军曾一度利用余部组织了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结果又是在蒋日的前后夹攻后归于失败,同盟军残部被自己的昔日部属宋哲元收编,改编成为国民党29军,此军在抗日战争之前的长城抗战中曾大显身手,取得了喜峰口大捷,29军大刀队令日寇听了闻风丧胆,在全国可说是闻名遐迩,作曲家麦新创作了以29军大刀队为原型的《大刀进行曲》到如今仍是百唱不衰。抗战的第一枪是以宋哲元为代表的西北军—29军打响的,从此掀开了全民族抗战的序幕;在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中,原西北军将领张自忠孙连仲,庞炳勋,池峰城,黄樵松等浴血沙场,谱写一曲西北军人可歌可泣的战斗篇章。

西北军抗战

西北军抗战——功勋卓著的抗日主力军

抗日战争中最让日本胆寒的中国军队:大刀西北军!

  大刀西北军的神话!抗日战争中,涌现出了无数英雄,真实反映了当时空前的爱国热情和保家卫国的决心。

  其中,不可磨灭的贡献当然还是川军,前仆后继伤亡兵力已是全国之最,在抗战胜利以后的大概清点兵源时候竟然伤亡超过了30万,所以川军对抗战的贡献是无可比拟的;而十九路军等等其他的军队的辉煌战役和保卫国家的誓死决心也让人无不景仰。

  但是,在抗战中,最令日军胆寒的却非川军和正规军,而是武器极差关键时候用冷兵器上阵的西北军和日本人认为永远无法降伏的广西军(桂军),当然,这两只军队战斗力互相不可相比,但是却都让日军闻风丧胆,十荡十决(这里没有说其他军队不如他们的意思,而是指让日寇的胆寒程度)。

  且来先说西北军,抗战时候无数战役都离不开西北军的身影,几乎每一场战役都有西北军的参战,西北军各部几乎成为了各战役的拼命三郎,想想说出“士兵添完了你添,你添完了老子来添”的孙将军。想想背水一战功败垂成的张将军,临危受命战死沙场的郝将军,想想张古山,喜峰口,台儿庄等等战役那恢弘战役中的闪烁寒光的大刀。

资料 川军护卫队(1911年)

资料 让日本人胆战心惊的大刀西北军

  试问,有哪个部队赤膊手端机枪和日军对射冲锋的,也只有西北军;有哪个部队任何时候都光膀子上战场的,也只有西北军;什么部队任何时候都大刀不离手的,也只有西北军。所以西北军为以成名的即大刀队,部队中无一不会大刀,虽然是因为武器的无奈,但是西北汉子的豪悍也在其中体现无疑,当时的大刀歌和破锋八刀风靡一时,成为典范,尤其破锋八刀,因当时日军刺杀训练是世界一流水平,故其成为破日军刺刀的最佳方法。

  每当冲锋陷阵时候,人人都悍不畏死,挥舞大刀在日军中劈砍挑刺,血染战袍,当时日军中最怕就是晚上,夜不能寐,因为西北军的日夜攻击,,以至于到了后来百团大战时候,看到了背背大刀冲锋的战士都以为又遇到西北军了,已经有种吓破胆的感觉。

  而西北军所出的名人细点一下实在也让人大吃一惊的: 冯玉祥杨虎城,孙岳, 鹿钟麟,宋哲元孙连仲,冯安邦,韩复渠,石友三佟麟阁刘汝明,孙良诚,梁冠英, 井勿幕,邓宝珊(在榆林让彭德怀吃瘪子的那个),续范亭,岳维峻,董振堂,高桂滋, 徐永昌, 庞炳勋, 郝梦龄,刘家麒, 黄樵松,方振武,张自忠,杜律明,张灵甫等等,举不胜举。其中在抗战中最出风头的莫过与二十九军,也就是宋哲元将军麾下的部队。

...查看更多

冯玉祥掌掴韩复渠:西北军土崩瓦解的性格因素

  1920年代中期,有两大军阀突然崛起,一个是北方的冯玉祥,一个是南方的孙传芳。孙传芳集团后来在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打击下土崩瓦解。而冯玉祥,虽然期间小受挫折,但自从五原誓师之后,发展一路顺风顺水,在当时各路军阀中,地盘最大,军队人数最多,冯氏的势力,发展到顶峰。然“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1930年中原大战,冯氏一败涂地,作为中国政坛一大势力的冯玉祥集团自此不复存在。这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冯玉祥待下过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冯玉祥最早属于北洋系,后来他本人加入国民党,军队也编入国民革命军序列。不管属于什么系,其军队,从理论上来讲,都是国家的军队。但实际上,同当时所有的军阀一样,军队上就是冯的私家武装,而他手下的那些高级将领,在冯玉祥集团的鼎盛时期,虽然贵为一路诸侯,统率千军万马,但在冯的眼里,估计也就是个看家护院家丁的角色。这从冯玉祥对他们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冯对于他们,几乎到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地步。

  吉鸿昌是冯玉祥的爱将之一,但冯的脾气上来,对他也很不客气。有一次他们二人通电话,不知说什么冯生气了,大声对着电话那头命令:“跪下”。吉鸿昌还真听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这边冯玉祥还不放心,追问:“真的跪下了”?吉鸿昌回答:“真的跪下了”,这才算过关。

  这样的事在冯家军内部是家常便饭,冯玉祥本人也对此安之若素,然而却最终给他招来大祸,即在中原大战中,冯手下大将韩复榘反水投蒋,改变了战局,也改变了冯玉祥集团以及冯本人的命运。与韩复榘关系密切的梁漱溟对这段历史述之甚详,兹抄录如下:

  “(中原大战期间)冯玉祥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大军撤向潼关以西,韩复榘提出异议,认为西北太苦,军队不宜西撤。冯这人历来治军很严,且以家长自居,当场训斥韩复榘,命令韩滚出去,并罚跪于会场外的墙跟下。散会后,冯怒气未消,又去找韩,给了一个耳光,才说:起来吧!韩作为由军长提升为总指挥的一员大将,当然受不了这种惩罚”,于是几天后,韩突然与冯的另一员大将石友三宣布脱离冯玉祥,投奔蒋介石,这几乎给予冯玉祥致命一击。中原大战很快即以冯、阎的失败而告终,冯玉祥更是赔光了老本,此后基本上由一个军事家、政治家变成社会活动家了。

  有意思的是,冯韩二人此后并未完全恩断义绝,韩复榘至少给予冯表面上的尊重。下野后的冯玉祥来山东,韩复榘全程高规格接待,据韩复榘的儿子回忆,一次韩复榘带他去看望冯玉祥,“父亲则穿戴像个大兵,在一旁恭坐,相当拘谨。闲谈间,冯先生忽然说:‘向方(韩复榘字向方),你就吸支烟吧,没有关系。’父亲立刻站起回答:‘报告先生!我已经戒烟了。’又谈了一阵,父亲说去‘方便’一下,刚迈出门槛,副官心领神会地急忙跑过去给父亲递上纸烟。”此时已经成为“山东王”的韩复榘在冯玉祥面前尚且如此,当年在冯玉祥手下做事时候的地位,可想而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解密:蒋介石如何将西北军劲旅逼得投向红军

不但部队缩编,蒋中正还把原西北军中的重迫击炮团、野榴炮团、装甲列车、骑兵师等全部重装备和特种兵都分割出去了,硬是把威震一时的西北劲旅改成了一个杂牌军。

九一八事变”的爆发,让蒋中正精心策划的第三次围剿草草收场,过路大军也纷纷撤离江西。不过,有一支人马却奉蒋中正命令留守驻防宁都一带,也正是这支驻守部队在数月之后,酿成了一起震动全国的兵暴事件。

驻守宁都的是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军,这支部队脱胎于冯玉祥西北军第二方面军的第五路军。

1930年的中原大战,冯玉祥败北,他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第五路军总指挥孙连仲通电投蒋,旋即被蒋中正任命为第二十六路军总指挥。

除了自己嫡系,孙连仲还收容了不少西北军的旧部同僚。不过,非嫡系的二十六路军自大投效蒋中正以来,就没有得到过应有的待遇。不但部队缩编,蒋中正还把原西北军中的重迫击炮团、野榴炮团、装甲列车、骑兵师等全部重装备和特种兵都分割出去了,硬是把威震一时的西北劲旅改成了一个杂牌军。

更可悲的是,改编后全军军官普降一级,薪饷还难以保障,待遇低人一等,过着寄人篱下的苦闷生活。饶是如此,蒋中正还不放过这支部队。

1931年1月,第二次围剿伊始,二十六路军就被蒋从河南调往江西的反共前线。与红军一交手,二十六路军的一个旅就被歼灭了大半。这在二十六路军中,造成了巨大的震动。

三次围剿结束后,二十六路军被留在宁都,一支孤军,驻守于红军对峙的最前线。这让二十六路军官兵的不满情绪一日甚一日。

此外,由于军中官兵大多是北方人,水土不服、疟疾等病疫频发,不到半年,竟病死了一两千人。眼见宁都郊野新坟丛集,部队军心浮动,士气极为低落,无论是官兵都感觉到已经到了生死的边缘。

这支源自西北军的部队还有一个特殊之处,早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中共的刘伯坚、邓小平、刘志丹等人都曾经在这支部队工作,在官兵中有一定的影响。

中原大战之后,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根据二十六路军的历史情况,指示军中的共产党员成立秘密的特别支部。支部书记刘振亚、组织委员袁血卒、宣传委员王铭五都是极富献身精神的青年军人。他们冒着杀头的危险,积极开展兵运工作,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其中就包括第二十路军参谋长赵博生。由于不愿困守宁都,二十六路军的总指挥孙连仲和大将高树勋都找藉口离开了部队。参谋长赵博生成为部队的实际主宰者。

1931年12月初,一封“十万火急”的电报,对蒋中正的南昌行营发到了二十六路军的军部。也正是这封电报,引发了大规模的军事暴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西北军将领池峰城:被誉为“中国战史一神人”

  说池峰城是“中国战史上一神人也”,这话有出处。是傅作义说的。

  历史上的傅作义,是个颇自负的主儿,一般人不太放在眼里。

  傅作义很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与张学良之间的涿州之役。

  当时身为晋军的傅作义率不足万人驻守涿州,抵挡张学良的奉军近五万人。整个战役从1927年10月中旬开始,到同年底长达两个多月。这期间,张作霖曾亲自督阵。张手下高级参谋于国翰原是保定军官学校教官,利用师生之谊劝傅投降。傅作义回说:“老师教授我们的战术中,学生并未学到投降这一项,故不敢从命”。

  虽然傅作义以少战多、守城有时,也有偶然因素。比如在六次攻城不下后,张作霖曾下令向城内发射500发毒瓦斯弹,结果却因这些毒瓦斯弹为一战时的剩余品,已失去效力,没起到什么作用,可谓老天相助。但傅的指挥有方,是守城不破的重要因素。

  涿州之役,成就了傅作义的英名。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给傅的“嘉勉电”中说:“三晋军兴,九边声震,主帅以智勇名,将士以坚强胜……涿州固守,经月余旬,弥见声威,立功殊伟。”

  毛泽东在1936年给傅的信中,还不忘提及十年前的事,“涿州之战,久耳英名,况处比邻,实深驰系……”。周恩来则称傅是“守城名将”。

  最简明的评价当属李宗仁李副总统,他说,傅作义“是以守涿而一举成名的”。

  然后回头说池峰城。池峰城,又名凤臣,别字字镇峨,河北景县人氏,黄埔军校高教班二期、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一期毕业。1933年8月升任第27师的少将副师长,兼第26路军的干部训练所副所长。1933年10月,入中央军校高教班二期学习,次年12月调任第31师中将师长。1936年10月晋陆军中将。

  1938年初,池峰城率第31师从属第二集团军参加台儿庄战役,担负死守台儿庄任务。历经十余日血战,成功守至中国军队包围圈完成,使得国民党军队余部得以从容切断日军各路,最终发起反击。台儿庄大捷后,1938年6月,池峰城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在池峰城守台儿庄之前,傅作义提起“守城”,说的大都是他的涿州之守。

  台儿庄战役之后,傅作义则说了以下的话:“我傅宜生自认论战守之策,当今中国独一无二,可是纵观台儿庄战例以后,便不好以此自谓,镇峨之守台儿庄,堪称史无前例,真神人也,宜生遇之当以师礼相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1930年冯玉祥联合阎锡山、李宗仁起兵反蒋,发动中原大战。但因为阎锡山的“晋军”支援不利和张学良入关调停,冯玉祥最终兵败下野。西北军被蒋介石解散收编。

相关新闻阅读